梦游的希子

不定时产粮

【原创】此去经年(魄魄同文)♥番外

    
小甜饼♥番外
(甜南衣与酒无忧就胸肌这事“吵”过很多次呀)
  
1.  秋风飒飒,落叶飘零,旋于半空缓缓坠下,犹如娇嗔的美娇娘,犹如出阁的采茶女,美艳不可方物。
  甜先生今日着了身军装,负手立于荷叶窗前,望着敬白阁的院子里铺满落叶的羊肠小道,前所未有的发了个呆,不知在想些什么。
  
  “先生,你好瘦哦。”
  背后传来娇俏可爱的声音,酒无忧从左侧钻入先生身前,抵在窗前,以手撑着下巴,似乎随意的说了一句。先生眉眼一抬,手从身后拿至两侧,宠溺的一笑。
  “先生不瘦。”
  “真的瘦,你看,这衣裳都快撑不起来了。”
  酒无忧转过身,与先生面对面,一边扯着先生衣领,一边证明着。
  “先生真的不瘦。”
  “这有面镜子,您自己看看,大的都能钻进去一个无忧了!”,酒无忧扯着先生的衣领,径直拉到屋里的镜子前,只顾着说服先生,却未注意到先生的脸已然变了色。
  “酒无忧!放肆!”
  “先生,没理由啊?您日日带兵打仗,怎么说也得有几块不是~”
  没想到酒无忧竟不知好歹,当他的话作耳旁风,不仅未松手,更是肆无忌惮的开始上下其手。先生机智一退,避开了酒无忧的魔爪。
  “你……你光看如何得知先生没有几块……”
  “您又不准摸……哼”,无忧似乎生气了,头一摆,望向了另一侧,嘴巴还委屈的往上翘着。
  “不准摸是不准摸,不过……”先生破天荒的脸红了,但是嘴角却扬起一抹邪魅的角度。
  “不过什么……”无忧回过头好奇的追问。
  “……无忧你今年多大?”
  “二十有二,如何?”,先生居然转移了话题?
  “尚小,往后再说罢。”
  说完,先生逃也似的走了,只留了个尴尬的背影让酒无忧百思不得其解。
  
2.     又到了炎热的酷暑时节,洛阳城的繁华让整个甜府都笼罩在酷热难耐里,酒无忧今日来了兴趣,拉着先生说想玩水洗脚。先生本是性子冷淡之人,不似酒无忧这般聒噪好动,自然不怕热,即使长衫穿身,也无畏。可先生从不会反抗酒无忧的任何请求,即使无理,先生也统统满足。这不,先生提起袖子便去那井里打水了。
  “先生,您说您如此小的胳膊提得起这桶水吗?”
  “怎会提不起。”
  先生心中苦闷,给你打水还嫌这嫌那,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我怕他折了……”
  “胡闹!”
  “得了,得了,先生您站开些罢,无忧自己来。等会真折了,那无忧的罪可就大了……”
  说将,酒无忧甩了甩手,上前便要夺过先生手里的水桶,一脸的嫌弃。
  “酒无忧!你在试探我的底线是吗?”
  先生拿开水桶,避开酒无忧伸将过来的手,头一歪,眼一睨。
  “先生~无忧是为了您好。”
  “不必,再拿两桶来都提的起。”
  “先生有肌肉吗?”
  无忧凑过来,眼巴巴的望着先生长袖里的手臂,用手在空中比划了几下,一脸期待。
  “那是自然!”
  “可您这手指,瘦得骨头都快突出来了,可瘆人了!”
  “这上面是有的!”
  先生看了看自己的手指,确实瘦,都快皮包骨了,可身上究竟有没有肌肉,他心里跟明镜似的。
  “无忧可看不到……”,无忧双手一摆,摇了摇头。
  “你没看过自然不知。”
  “先生又不准看……哼”
  “不准看是不准看,不过……”,又是这个邪魅的表情,先生心里打着什么小算盘?
  “不过如何?”
  “……你还小,往后再说”
  先生再一次落荒而逃,酒无忧这下可看到了先生红了大半的脸,愈加奇怪。
  
  
3.  这日,无忧与先生在甜府大院里散着步,无忧在前面蹦哒,先生在后面跟着。先生望着那不断跳动的小脚,无奈一笑,无忧真像个小孩子,怎的如何玩都玩不腻。
  突然,无忧一个踉跄,大叫一声,眼看便要摔倒,先生往前一步,伸出手牢牢扶住,胸膛抵着无忧整个身子。片刻,危险已过,可酒无忧却迟迟未站起,还在先生胸前蹭着。
  “先生,您如此瘦,是要如何保护无忧呀~”
  “这不保护了吗?”眼睛下移,望着自己的两只手,示意接住了。
  “那先生是承认瘦了?”
  “并未承认。”
  尽管酒无忧再多的套,也坑不住智慧的先生。
  “您看,无忧躺在您怀里,都感觉不到一丝安全感。”
  “如何才有安全感?”
  “怎么说也得有几块不是……”说将,酒无忧死性不改,又开始动手,在先生身上摸来摸去。
  “酒无忧!”先生被吓到,连连退后好几步。
  “先生,您到底有没有肌肉呀?”
  “无忧为何一直纠缠这个问题?”
  “无忧……无忧就是想知道嘛~”
  “先生不是说过了,有的。”
  先生怎么也猜不透,这无忧人不大,怎的鬼心思如此多,对他的身体就真的这么好奇吗?
  “可是不准摸不准看,无忧如何得知。”
  酒无忧扭动着身子,近乎撒娇的装着生气的样子。
  “真想看?”“嗯”“真想摸?”“嗯”
  “不后悔?”“嗯”“真的?”“不假”
     先生嘴角一勾,露出坏坏的笑容,将酒无忧瞬间打横抱起,那柔情露骨的眼神直教人心跳加速,欲火焚身。
  “啊……先生?南衣?怎的突然……”
  酒无忧还未反应过来,已经被先生抱着往无忧阁走去,末了用脚关上门。
  “南衣……南衣……无忧只是……”
  “无忧说过的,不后悔。”
  先生故意压着声音,可却愈加温柔缠绵,吹过无忧的耳根,酥麻酥麻的。无忧知道,她完了。
  “可是……”
  “无忧不愿意?”先生虽嘴巴在问,手却很诚实,撩开床帘,将无忧轻轻的放在了床上。
  “……先生……您好坏~”话未落音,床帘已被关上。
  “先生这便给无忧看胸肌。”说将,衣裳已然褪去,先生这次定要将酒无忧这不知好歹的女子吃干抹净,不然难消心头之恨啊。
  至于床上如何风光无限,如何旖旎缠绵,这里就不得而知了。
  
  
  立于星月桥的先生在凉风里回忆着,如若早知此生再无机会,当初定会让无忧摸个够。无奈幸福太短暂,在岁月的流逝里,在光阴的缝隙里,无论你伸出多久的手,都抓不牢一角。
  无忧,先生是不是太无用了。

END.
  
  
  

评论(9)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