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游的希子

不定时产粮

【坤廷】流光

  
        今天,老板临时给了我一个任务。韩国的客户需要我们公司过去一个负责人,商讨下一步合作的事,于是,正巧在办公室悠闲刷手机的我被老板抓个正着,语重心长的告诫我工作时间不能玩手机,按照公司规章制度是有惩罚的云云。然后,无辜的我就被派去韩国,临到机场,我都在想,我不就是刷了会微博吗?不就是点了几个赞吗?不就是用手机黑科技轮了几条播放量吗?至于吗?还要把我给丢出国!那个韩国的客户出了名的难缠,又不给派助手,让我一个人过去不怕回不来吗?狠心的老板,诅咒你买方便面从来没有调料包!
  在冰冷嘈杂的机场大厅里,我瑟瑟发抖。光想着老板如何如何不讲理,竟忘了多带几件衣服出门,这下怕不是要冷成狗了。只得孤苦伶仃的与我的行李箱相互靠近彼此取暖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机场入口处突然爆出尖锐的女人的叫喊声,充斥在宽阔的大厅里,格外刺耳。
  我往那一看,黑压压的全是女的,手上好像举着几个牌子,但我近视500多度,实在是看不真切。人群中突出来几个头,带着帽子,帽檐压的很低,头也低的很低,带着黑白的口罩,捂得很严实。哎,现在的明星出个门坐个飞机就跟世界大战似的,从入口到飞机口这短短的一千米路程怕是要长的跟当年的万里长征一样了。我眯起眼睛仔细看了一眼,旁边那几个彪形大汉莫不是保镖?人高马大的怎么还挡不开一群花痴的弱女子?
  我后又想,我可能太低估追星的人了,特别是追星的女人,她们可以说是很魔鬼了,为了见那么一眼,便可以十几天不睡觉,靠兴奋支撑意念。想当初我也追过星,当时做的最疯狂的事就是夜夜不睡觉爆肝投票了吧,一把年纪了还对着屏幕舔,口中还一边说着“我的崽,我的崽,可以说是很完美了”。最走火入魔的怕是要属将我辛辛苦苦赚的几个月工资全都用去比赛集资了吧,那时候自己才毕业一年,实在没有什么存款,本就吃不饱穿不暖,还要担心我的有钱崽会不会不开心,看到排名下降,就一怒之下全交出去了。
  我吸吸鼻子,为过去的自己自豪。
  那群女人离我越来越近,为了避免被踩死,我立马提起行李包就往旁边走。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你知道自己当年有多吵了吧!
  
  “啊” 
  有人被踩了?
  “你过来!”
  等等,这是谁的声音?
  我猛的抬头,看向那人群的中央,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人正在回头与后面的人说什么。好熟悉的声音,可是我只看见人群中他的一点点衣角,还是背面的。后面的人听到他微有点怒意的声音,立马抬头,然后我就原地爆炸了!
  虽然他包裹的很严实,但我还是认出了他。
  朱正廷。
  人间仙子朱正廷。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爱着他的古驰,从帽子到衣服,那logo大的想不引人注目都不行。
  他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前面那人回过头,脸上似乎有些不爽。
  什么?蔡徐坤?居然真的是蔡徐坤!
  看到朱正廷的那一瞬间,我就在想另一个人会不会是蔡徐坤,果然,我的猜想没错,他们的关系还是那么好,这样真好!
  
  犹记得当年,我还粉过他们的cp,坤廷!
  那个cp一直就是我心里的痛啊。撕过无数场逼,重建过很多次信心,从ikun和珍珠糖的内部撕逼,到与异坤的外部战斗,从金粉世家和战地玫瑰的粉称角逐,到与唯粉的暗中较量,它几乎没胜过一场。
  坤廷的“越爱越难”,让很多cp粉觉得“真相是假”,一时伤心退出的,默默取关的,不在少数。仿佛坤廷本就是卑微的,要在夹缝中才能求得生存,大家偃旗息鼓,在无数的玻璃渣里寻找那一点点糖,分享出来怕无人回应,不分享又怕于心不甘。
  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黑暗,我也在走与不走间犹豫徘徊了很久,最终还是被打败了,我离开了,离开了坤廷超话,屏蔽了坤廷的话题,做了自己最不齿的逃兵。
  但,毕竟是我曾经喜欢的男人,在我心里分量仍然很重,可能我始终没有真正放下过他们吧。没事的时候我还是会习惯性的为他们轮博,即使现阶段如日中天的他们并不需要我,可我没办法粉别人,似乎除了他们的微博,我也无路可去。
  
  不知怎的,突然感叹起来了。
  他们越来越近,我的脚却抬不起来,迈不开步。
  “姐姐,能让开吗?”
  一个举着“人间仙子”的小妹妹撒娇的跟我说,我低头看着她,不过15,16的年纪,却已经学会了化妆,还是很浓的哪种。我苦笑一下,想着:我也想啊,可是这老寒腿它动不了啊!
  然后,我就被更多的女孩们硬生生挤了出去,行李也从我的手边被推开,我一个踉跄摔了个狗吃屎,可痛到要夺嘴而出的“啊”终究还是被我堵在了喉咙里。还是别叫了,就这样吧,忍一下就好了,等她们走了我就解脱了。这样想着,我蹲在地上低着头,祈祷着这场疯狂的追星活动赶快结束。
  
  忽的,人群渐渐安静下来,似乎有一个人走到了我的面前,那是一双GUCCI的最新款男士运动鞋。
  “姐姐,你没事吧?”
  朱正廷温暖的声音穿过我的耳膜,痒痒的,很是奇怪。我更加不敢抬头了,心想丢脸丢到家了。
  “姐姐,需要我扶你起来吗?”
  这时,蔡徐坤也走了过来,还伸出一只手欲要扶我。我一个激灵,立马从地上腾的站了起来,完美绕过了他伸过来的修长的手。我怕就算我只是碰到了他的一厘米的皮肤,都会被周围这些眼里淬了血的女孩们大卸八块。
  “我……我没事。”
  我微微抬头瞥了一眼他们,仅仅只是一眼而已,心里便荡起了别样的情怀。一年半的时间,改变的只有我而已,而他们,却是愈加光彩夺目,大红大紫,我与他们的距离愈来愈远,快要遥不可及了。
  
  气氛一时有点尴尬,朱正廷挠挠头,一把拉过蔡徐坤,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蔡徐坤点了点头,便往后方挥了挥手,然后就有一个很像助理的人便走到他的身边,又压低声音耳语了几句,助理复又重重点了下头,从包里拿出了一张卡,递到蔡徐坤的手里。
  蔡徐坤和朱正廷相视一笑。
  “姐姐,这个给你,这是我们nine percent的演唱会门票。”
  我瞪大眼睛,小心翼翼的接过,卡票上赫然写着nine percent 1.5周年巡回演唱会。原来已经成立一年半了,整整18个月,这个组合已经走到头,马上便要解散了。
  虽然我一直知道这个结果,可当他赤裸裸的摆在眼前时,我却如何也不肯也不敢相信了。心里仿佛有一块,被硬生生剜了去,血淋淋的,似要将我吞没。
  “……1.5周年……”
  “对,1.5周年,这是我们nine percent的最后一场演唱会了。”
  “你们……你们真的要解散吗?”
  蔡徐坤和朱正廷显然没想到我会这么激动,都被吓了一跳。然后却淡淡的笑了一声。
  “对呀,确实要解散。”
  “那你们……”
  我不敢问出后面的话了,我怕真相总是太残酷,我怕自己承受不了。
  “nine percent会解散,但我们不解散。”
  蔡徐坤抱过朱正廷的肩膀,微微抬头,骄傲的说道。朱正廷睨了蔡徐坤一眼,复又转过头对我说。
  “没错,我和蔡徐坤之后仍然会一起参加活动,只是具体以什么形式还在商榷当中。”
  我重重的呼了一口气,仿佛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
  “那就好。”
  这是我对自己说的。
  
  “姐姐记得来看哦。”
  朱正廷靠近我温暖的说。
  这时,蔡徐坤将我的行李拉了回来,推到我身边。
  “姐姐,这是你的行李吗?你要去哪?”
  我接过行李,往后退了一步,“哦,去韩国。”
  “韩国?我们的演唱会也在韩国诶!”
  “诶?!”
  我惊诧的大叫出声,随即发现自己失仪,立马有两只手捂住自己的嘴。
  “那姐姐坐哪一趟?”
  
  “尊敬的乘客,本次飞往韩国首尔的XXX次航班开始登机……”,机场大厅开始播放登机广播。
  “这一趟。”
  我用右手食指指了指登机口,示意回答。
  “我们也坐这趟诶!”
  “诶?!”
  不行了,我的下巴真的快要惊到地上去了,怎么办?这里有地洞吗?可以让我钻一钻吗?
  
  “姐姐,一起走。”
  大厅里又播放了一遍广播,朱正廷和蔡徐坤示意保镖劝退粉丝,开出一条道。助理走过去挤了挤,似乎在催他们快些。
  “那姐姐,我们要先走了,演唱会记得一定要来哦!”
  朱正廷不忘回头和我说了一句,然后露出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容。蔡徐坤走在前头,反手一捞,并没有捞到那双熟悉的手,急忙回头,看到朱正廷还在离自己三米的后面,啧了一声,在原地停住。待朱正廷和粉丝打完招呼,他一把拉过朱正廷的手,往登机口快步走去。
  我握着手里的演唱会门票,不知如何是好。
  
  “叮叮叮叮”
  手机响了,我边往登机口走,边掏出手机,是老板的电话。
  “喂,老板。”
  “小刘啊,登机了吗?”
  “快了,老板。”
  “那个韩国的蔡总,几个小时后会去KTV,你下飞机就直接过去吧,等下秘书会把地址发给你。灵活点知道吗,要你陪酒你就陪,那点酒吃不死人的!”
  “…………”
  “小刘啊,等你完成这次合约,回来我给你加薪啊。”
  “…………”
  “好了,你去吧,一路顺风啊。”
  “老板……我……”
  “怎么?”
  “这工作我不做了,你找别人吧!”
  “你说什么?发疯了?!”
  “这jb工作谁TM想做就去做,本小姐不伺候了!”
  “你要干什么?!”
  “我要去追星,我要去看演唱会!再见了您咧!”
  说完,啪,我挂掉了电话。
  我居然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反而很爽。
  我拿起演唱会的门票,看着上面紧挨着的朱正廷和蔡徐坤,开心的笑了,捧在怀里,无比珍贵。
  时隔一年半,我又再次拥有了你们。当初忍受了很多的不舍,抛弃了很多的执念,自以为是的把你们放在了我的保护圈里,到头来才发现,最懦弱其实是我,最害怕受伤害的,最害怕被拖累的都只是我。
  你们那么好,活得那么精彩,面对世俗的污秽,面对黑粉的辱骂,给予了粉丝坚持下去的信心。我真是惭愧,在你们最需要我的时候转身走了,却还厚脸皮的在你们飞黄腾达的时候想要回来,这样的我,还配做你们的粉丝吗?我陷入了沉沉的悔恨中。
  我爱的坤廷,永远都是那个坤廷,原来以前的所有厮杀在时间的长河里终究是会没入漫天黄沙里,直至消失殆尽。只是当时的我太害怕了,捂着一颗脆弱的心,被流言崩杀,被假象蒙蔽,躲进了躯壳里。
  
  演唱会?我会去的!
  我拿起手机,点开了微博,关闭了小号,打开了我好久不用的大号,重新关注了坤廷超话,那里的孩子们,是跟我一样喜欢坤廷的人,甚至都是比我勇敢的人,我回来了!
  登上飞机的那一刻,我内心无比平静,我知道,他们就在不远的商务舱里,他们一定是紧挨着的,聊天拥抱,肆无忌惮,在这场世俗的战役里,坤廷成为了王。
  欲带皇冠,必承其重。
  
  不要让自己过去的决定成为你未来不忍启齿的遗憾。你要相信,你爱的人,无论多远,无论多久,都不会成为流言的牺牲者。
  你要做的,就是坚信!
  
END.

写给粉丝的一封信
  

评论

热度(25)